中國共產黨新聞>>黨建

傾盡一生報黨恩

——追記湖北省咸寧軍分區原副司令員唐光友

葛先旺 田國松 何武濤

2020年03月17日09:29    來源:解放軍報

原標題:傾盡一生報黨恩

彌留之際,94歲的唐光友仍惦記著要捐款。這一次,他為抗疫一線捐款11800元。

這一生,唐光友也不知道自己捐了多少錢。“據我們目前統計,唐老捐款累計240余次、110多萬元。他匿名捐給個人、學校和福利院的款項,都是受贈方事后找上門來我們才知道的。”唐光友所在的湖北省軍區咸寧干休所政治協理員李磊說。

捐盡了自己的積蓄,唐光友仍“不甘心”。2月23日,唐光友逝世。遵照他的遺囑,不舉行任何儀式,遺體捐獻給咸寧市紅十字會用于醫學研究。

他為什么要這樣做?在唐光友的家中,記者看到他的日記本,封皮印有雷鋒的畫像。翻開日記本,發現里面寫滿了答案。

“我這一生是黨和人民給的,一輩子報答不完黨的恩情。”

—摘自唐光友日記

1月21日,咸寧市市委書記孟祥偉到唐光友家中慰問,得知多次出現器官衰竭癥狀的唐光友拒絕入院治療。當晚,咸寧市委和咸寧軍分區決定以組織的名義讓他入院治療。

讓所有人沒想到的是,一輩子聽黨話、跟黨走的唐光友,沒有服從組織的決定。他的理由很簡單:不想給組織添麻煩,不想占用醫療資源,把床位留給更需要的人。

這是唐光友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違背組織的決定。唐光友出生在湖北省丹江口市一戶佃農家庭,家中9口人,父親和兩位兄長慘遭兵匪殺害。歷盡苦難的唐光友,直到1948年家鄉解放后參了軍,人生才看到曙光。

1949年3月12日夜里,唐光友在送信途中發現一小股土匪正向公所集結。他連鳴3槍,趁著土匪慌亂之際,跑到縣里報信。之后,唐光友和趕來的戰友一起向敵人發起猛攻,一舉消滅了這股頑匪。因作戰勇敢,唐光友榮立二等功,被批準入黨。站在黨旗下,唐光友莊嚴宣誓: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。

對于共產黨員這一身份,唐光友漸漸發現,“在群眾眼里,共產黨員的那個‘員’字常常是去掉的”。

那一年,漢江發生特大洪水。時任襄樊公安大隊某中隊中隊長的唐光友,發現堤壩潰口,第一個跳進江里。由于晝夜搶險過度疲勞,上岸時他一頭栽倒在地。從醫院回來,他接著投入戰斗,因表現突出被評為“抗洪模范”。

那一年,倉庫失火。時任咸寧軍分區后勤部副部長的唐光友趕到火場滅火,肩部被掉下的房梁砸中,鮮血直淌。

“他把‘隨時準備為黨和人民犧牲一切’這句話抄在日記本上,也刻在了心里。”湖北省軍區政治工作局主任黃明村說,幾十年來,從一名年輕戰士到軍隊領導干部,唐光友的初心從未改變。

“一個人活在世上,就要為黨為社會為人民作貢獻。”

—摘自唐光友日記

唐光友所在的湖北省軍區咸寧干休所有一份特別檔案,里面有唐光友生前的捐款記錄,幾乎年年都有。上個世紀,是以百元、千元計;這20年,以千元、萬元計。多的年份,一年有20多次捐款記錄。

1963年,襄陽發生洪災,參與抗洪的唐光友當時僅有130元,卻拿出100元捐給群眾;

1976年,唐山大地震,他寄去200元,災區把錢退回,他就交作黨費;

1981年,聽說國家出現財政赤字,他拿出全部積蓄和給女兒辦婚事的錢湊成1000元捐出。不料錢被退回,他就認購了1000元國庫券,是當年咸寧個人認購國庫券的第一人,認購額也最多。

2012年,交特殊黨費10萬元。

2017年,捐款10萬元,同時出資30萬元成立“唐光友關愛救助基金”幫助孤寡老人和困難兒童……

“沒有那些錢,我凍不著、餓不著,但它能改變其他人的命運。”面對大家的疑惑,唐光友生前經常這樣解釋。

聽到唐光友去世的消息,受唐光友資助的3名貧困生哭了。那一年,三人考上大學后,專程和父母一起趕到唐光友家中報喜。看到唐光友身上穿著洗得發白的舊軍裝,家里幾件破舊的家具連油漆都快掉光時,原本滿心歡喜的他們落淚了。

聽到唐光友去世的消息,咸寧市社會福利院院長張開平哭了。他曾在咸寧干休所司機班當過班長,那幾年卻沒給唐光友出過一次車。“按照他的級別,有事可以派車,但他怕費油,堅持‘給國家省一分是一分’。”

“可是我當了福利院院長不久,唐老拉著一大車印花被子來了,說給福利院30多位老人一人一床。你知道嗎?唐老自己的被子還打著補丁……”電話那頭,張開平泣不成聲。

“黨和人民給了我一切,我要盡全力回報黨和人民。”

—摘自唐光友日記

1月23日,是唐光友女兒唐建輝的生日。臥病在床的唐光友把她叫到床前,拿出100元給她。這是唐建輝難得一次感受到父親的“慷慨”。

大兒子從部隊退役,被父親“推薦”去當鐵路檢修工;二兒子高中畢業,被父親動員去新疆支邊;小兒子退役回鄉,在保險公司干外勤;女兒下鄉兩年后,在一家工廠當工人。唐光友的兒女,沒沾過父親“一點光”。

1985年,唐光友被確診為食道癌。他擔心自己的身體影響工作,決定提前從咸寧軍分區副司令員崗位上退下來。湖北省軍區原計劃讓唐光友到武漢休養,把女兒調到他身邊,但唐光友婉言謝絕了:“不能為我搞特殊。武漢不進,女兒不調。”

“父親嘴上‘把得嚴’,但心里還是覺得對子女有虧欠。”唐建輝告訴記者,父親病危前曾問過她,這么多年,恨不恨他?唐建輝對父親說:“現在我都退休了,還說這個干啥?”

然而,父親對自己的疼愛,唐建輝能感受得到。父親病重時,唐建輝要把他抱起來,他將女兒推開:“你腰不好,累壞了是一輩子的事。”

唐建輝明白,父親這一生,“他的愛分了很多份,他的心中記掛著很多人”。從襄陽到鄖陽,從陽新到咸寧,唐光友多次調動工作,每次都是走一路好事做一路。每到一地,唐光友都把駐地五保老人當親人照顧,先后資助過近百戶貧困群眾,為7位孤寡老人養老送終。他帶領十幾個學雷鋒小組,長期利用節假日上街打掃衛生,到車站義務值勤,為災區群眾和殘疾人募捐……1979年,唐光友被原武漢軍區評為“雷鋒式干部”,1983年榮立一等功。

即使自己身患癌癥,唐光友心里想的,還是他人。唐光友被確診為食道癌后,醫生認為他活不過3年,但唐光友用規律的生活和良好的心態“扛”過了30多年,創造了生命的奇跡。這讓唐光友萌生了捐獻遺體的想法,“如果能讓醫學專家展開研究,破解癌癥治療難題,那該多好呀”。

“我所做的,都是黨章上寫的。”唐光友曾如是說。他家的陽臺上,常年飄揚著一面鮮艷的五星紅旗。今年春節,唐光友最后一次升起國旗,那時他已經病得很重。

“現在我不能為黨為國家作貢獻了,只有看著國旗,心里才安寧。”唐光友說。

(責編:王珂園、常雪梅)
  • 最新評論
  • 熱門評論
查看全部留言
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學習大國”

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學習大國”

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人民黨建云”

微信“掃一掃”添加“人民黨建云”

丁香五月婷婷综合缴情/校花的好大的奶 好爽的视频/好色妻/一本道大香蕉久久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